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3118.cc >
打听一个人
发布日期:2019-10-02 04:04   来源:未知   阅读:

  骂的挺难听的,我要是那个明星我就觉得很没面子,他有点过分,怎么能伤人自尊呢?

  展开全部宋祖德,男,1968年8月24日出生于江苏省靖江市,美国科技大学博士后,当代青年发明家,拥有十项国家专利。17岁开始研究诗词,尤其擅长散文诗。大学毕业后,辞职赴海南漂泊了数月,学会了经商,尔后辗转到广州创业,白手起家创办了广州名正公司。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发明了一种增高鞋垫,并获得了多项国家专利,于1995年白手起家创办了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

  最近各报纸的娱乐报道中,有个名字的出现频率很高,那就是宋祖德,从“宝时捷风波事件”到“与金巧巧的互骂游戏”再到“请饶颖、王纳文拍戏”,真可谓是哪里热闹往哪扎。除此之外,他还炮轰国内名导,指责牛群不是当官的料,甚至连费翔“拍卖胸毛”这一跟他原本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件,他也跳出来插只脚。是阴谋?还是炒作?究竟他是为了什么?细细想来,随着骂战的频频上演,这位游走在“性闻”女星身边的“儒商”的名气早已不同往日,虽然众多女星已经被他用口水无情地“践踏”,但同时他也为自己戴上了“炒作大王”的帽子。

  关键词――宝时捷:在“远华案”中被罚没,曾为杨侄子赖文锋送给杨钰莹作礼物,后被宋祖德以99万元投拍回来的红色敞篷“保时捷”跑车。

  绝大多数的人认识宋祖德都是从那台充满争议的宝时捷开始的,自从三年前,宋祖德以99万的价格将“厦门远华案”涉案保时捷买回家后,宋祖德与保时捷就是一个永远不能分开的话题了。刚买下宝时捷的宋祖德随即表示要将车送给杨钰莹,这使他一下成为可娱乐圈关注的名人。起初人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位杨钰莹小姐的歌迷,之所以这样不过是想以极端的方式来接近偶像。但不久后,宋祖德又与其弟刘信达合作上演了“转卖宝时捷”的闹剧,将自己花高价拍卖来的车以55万的低价“转让”给刘信达,而刘又同样高调表示要将该车送给杨钰莹,同时,也就这样露出了他的狐狸的尾巴。

  事情被揭露之初,宋祖德还为自己托词,称这辆“保时捷”带给他许多绯闻以及烦恼所以要忍痛卖出,的确自从这辆“保时捷”同杨钰莹这个名字挂上钩以后,它所代表的就不仅仅是一辆车,而是包含杨钰莹名气在内的价值,每当一个人拥有它都会与杨钰莹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在宋祖德的手上更加莫名其妙地与许多女星产生这样或那样的传闻,宋祖德不止一次地自嘲“别人都认为我只会靠送车给女星来做绯闻”。直到2005年初,他才在向媒体承认:“拍卖保时捷的确是有预谋的,是我们兄弟俩联手搞的!”但随即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兄弟刘信达,称借用杨钰莹炒作只是他一人的事,更表示“我被刘信达气死了。”但无论谁对谁错,到底是谁用杨钰莹来炒作,反正,人们认识了这位自称是诗人、儒商的宋祖德。

  关键词――吴启华嫖妓事件:2003年10月,香港杂志惊爆吴启华在北京召妓,并拍下他带女人回酒店的照片。www.333248.com。2004年末,宋祖德在广州的一个活动上称“吴启华在北京嫖妓”由金巧巧一手策划。

  很多人把金巧巧称为另一辆供宋祖德来炒作的“宝时捷”,然而,在这次“炒作”上,自称诗人出身的宋祖德却显得有失儒雅之气。二人的“对骂”游戏表面上可以说是从“吴启华嫖妓事件”引起的,但归根结底还是那台宝时捷惹的祸。就在宋祖德兄弟二人合作上演“转卖宝时捷”之前,网上曾一度传出金巧巧与宋祖德坠入情网并成为宝时捷新主人的各类传闻。之所以会产生这个说法,归根结底还是宋祖德一手策划的,宋祖德曾在一次聚会上夸下“海口”,愿意把这辆备受争议的小车送给第一个和他合作的女歌手。而拍摄《谁是最爱你的人》时,他当着金巧巧和其他几位演职人员的面再次提到这一决定。而金巧巧不仅在剧中出演主要角色,还与罗中旭合唱该剧片尾曲,因此被认为是第一个和宋祖德公司合作的“女歌手”,很快也就被传将成保时捷的新主人。闻此传言,金巧巧大怒并召开记者招待会大骂宋祖德是在炒作,更称其会断子绝孙。也正因为此次事件,二人开始了持久的“对骂”游戏。

  “吴启华在北京嫖妓”曝光不久,宋祖德在一活动上承认曾追求过金巧巧,但接触一段事件后发现此女孩心计太重,甚至为了出名不择手段。更称“吴启华嫖妓事件”、“金巧巧网上争婚事件”都是其为了炒作一手策划的,随后还“揭露”了“金巧巧曾绑架西安商人”的始末。也许是金巧巧心虚,有也许是年轻沉不住气,总之,金巧巧的几次回应正中宋祖德下怀,使之人气一路飙升。

  关键词――饶赵案:2004年4月,一位名为饶颖的女人出现在各大媒体娱乐版的头条,并在几天内从一位讨债的保健医生变成了与赵钟祥长达七年的地下情妇,从此便开始了其与赵钟祥长达一年多的纠葛、官司。

  “饶赵案”让人们看了一年多的“好戏”,从起初的惊奇到随后的腻烦甚至讨厌、恶心,幸好终于在2005年初由饶颖的撤诉宣告结束。然而就在人们在庆幸不用在看到那张无礼、蛮横的女人时,宋祖德出现了,他把这位“饶赵案”的女主角带入了另一个领域――拍戏。

  宋祖德谈到请饶颖拍戏时说:“饶颖很可怜,一个弱女子反击央视大腕,已经花费了几万元,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程度,所以我要帮助她。”他请饶颖出演的片子是准备在明年春节期间投放市场的贺岁片,将在今年五、六月份开拍,“其实我这部戏里,并不需要饶颖来增加卖点。”宋祖德说。事实可能总与他想得不一样,在很多人的眼里,宋祖德这次献爱心,还是给人借饶颖炒了一把的感觉。

  然而,宋祖德此次的“炒作”却实实在在地征服了一颗“受伤”的心――饶颖。当饶颖听到宋祖德是用其炒作的传闻时,立即大怒称:“宋祖德怎么了?他是个好人,他帮助过很多人,捐助贫困地区、建学校……而那个赵忠祥又做过些什么?你们要公正地评价每个人。就像我和王纳文,我们都是,她带个孩子多辛苦,不光经济上,心里很凉啊。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能有个企业来借我的名字‘炒作’,可他们为什么都不来?宋祖德其实是帮了我们,给了我们一口饭吃。”

  关键词--高峰私生子案:2004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名3岁男童状告前足球运动员高峰,要求支付抚育费案。从而牵扯出一个身兼漂亮、争议为一身的女人,王纳文。

  如果说在2004年谁能和饶颖相提并论,或者说是平分秋色,那么答案只有一个――王纳文。有人说这个女人是可怜的,也有人说这个女人是可恨的。可怜之处在于她孤身一人抚养三岁孩子,而其夫却风光无限置身事外;而可恨也正是她把对丈夫的恨转移给了一个懵懂学话的孩童,让这个仅仅来到世界上三年的孩子一辈子背上了“私生子”的称呼。随着轰轰烈烈的滴血认亲的结束,王纳文也只身离开了沸沸扬扬的官司纠纷,再次投入了她向往和曾经熟悉的演艺事业。

  从起初只有千元的走穴演出,到签约阳光卫视,进入娱乐圈的王纳文也是如此的备受关注。近日,她又以1万元片筹签约宋祖德投资并主演的影片《天堂的眼泪》,在片中扮演黄圣依的闺中好友。谈起与王纳文的合作,宋祖德说:“剧组筹建之前我和导演商量,认为王纳文长得比较洋气,很贴近角色,所以就极力邀请她来演出。”除了王纳文的形象贴近角色之外,宋祖德表示,自己更多的是考虑到王纳文生活的窘迫,想帮帮她,“她每个月只能从高峰那里拿到1000元,我觉得这对她来说很不公平。很同情她,想让她通过演戏能够改善一下生活。”而王纳文自己对演戏也特别地感兴趣,觉得既可以赚钱,又能在影视上发展,所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炮轰国内名导:由于宋祖德新片《杨德材征婚》是一部贺岁剧,能否在那个档期赢得好的票房也是很多人关心的,于是宋祖德在全国范围内为其公司新剧公开征寻导演。同时,更指名炮轰中国几位名导演:“我不怕和那些所谓的‘大制作’抗衡,可以不客气地说,像陈凯歌的《无极》肯定会首先落马,可能从艺术角度上它会成功,但是它不吸引人的眼球。”谈到冯小刚、张艺谋他更是肆无忌惮的说:“张艺谋是中国的炒作大王,而冯小刚则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剧组杂务。这些所谓的大导演大制作不过是人们的迷信而已,对于中国电影而言,他们简直是拦路虎。”

  称李湘李厚霖俩月准离婚:2005年1月2号,李湘和李厚霖这对“话题情侣”的婚礼终于得以在北京嘉里中心举行,所谓“生米煮成熟饭”。但宋祖德似乎无法接受他们俩已结婚的事实。“我到目前为止还是觉得他们俩是假结婚,都是因为彼此的需要。我觉得他们俩是事先商量好的,先公开假结婚炒作一番,然后私下里再离婚。他们俩长久不了,两个月内肯定分手。”

  五万元买费祥胸毛:前些日子,有消息说为了帮助东南亚赈灾,费翔忍痛将自己胸前性感的胸毛剪下了一根,拿到网站义卖,准备将拍卖款全部捐给海啸受灾灾区。而这根胸毛颇受欢迎,不到一天的光景已经有25个人出价,卖价飙到3250元人民币。遇到这种事情,宋祖德当然也不甘示弱。他对记者说,他目前有计划去买这根胸毛,心理价位在两万元到五万元,如果高于五万元,他要考虑考虑了。

  怒告金像奖主席文隽:2004年12月15日,宋祖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要状告香港著名电影人、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没有履行义务,只提供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拍片计划,要求文隽返还40万元订金。而文隽更在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在某媒体发表了关于此事的声明,究竟谁是受害这?其中玄机让人琢磨不透。

  新片与黄圣依拍吻戏:虽然宋祖德透露,他和黄圣依在《天堂的眼泪》中的角色好似癞蛤蟆与白天鹅,但两人之间却有不少亲热镜头,并且现已拍完亲热戏。宋祖德更对星女郎大肆赞美:“徐静蕾、赵薇、周迅都老了,而且价格又贵。黄圣依才是刚刚升起的新星,看《功夫》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像诗一样清纯,当我和她靠近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指责牛群不是当官的料:宋祖德的电影《笑里逃生》在拍摄之初就被指出有影射牛群之嫌,对此宋祖德笑称:“我不怕牛群来找我,牛群不是当官的料!”宋祖德解释说,影视创作肯定是来源于生活,牛群不好好说相声跑去做什么县长,现在官也做不好、春晚也上不去了,实在够惨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请他在我的戏里出演角色。”

  呼吁禁放《功夫》:2005年初,就在《功夫》大热的时候,宋祖德竟大胆狠批周星驰说:“《功夫》拍的是什么东西啊?里面宣扬的都是假、恶、丑的东西,充满了暴力和血腥。我呼吁广电总局马上禁放该片,不要让它再教坏我们的孩子。”

  比黄安 吴宗宪强万多倍....希望记者们多挖掘点他的家庭资料 比如说幼年的心灵创伤 家庭暴力 青春期阴影等等..真想看看他爸妈是何路神仙 太强了

  展开全部宋祖德,男,1968年8月24日出生于江苏省靖江市,美国科技大学博士后,当代青年发明家,拥有十项国家专利。17岁开始研究诗词,尤其擅长散文诗。大学毕业后,辞职赴海南漂泊了数月,学会了经商,尔后辗转到广州创业,白手起家创办了广州名正公司。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发明了一种增高鞋垫,并获得了多项国家专利,于1995年白手起家创办了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

  最近各报纸的娱乐报道中,有个名字的出现频率很高,那就是宋祖德,从“宝时捷风波事件”到“与金巧巧的互骂游戏”再到“请饶颖、王纳文拍戏”,真可谓是哪里热闹往哪扎。除此之外,他还炮轰国内名导,指责牛群不是当官的料,甚至连费翔“拍卖胸毛”这一跟他原本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件,他也跳出来插只脚。是阴谋?还是炒作?究竟他是为了什么?细细想来,随着骂战的频频上演,这位游走在“性闻”女星身边的“儒商”的名气早已不同往日,虽然众多女星已经被他用口水无情地“践踏”,但同时他也为自己戴上了“炒作大王”的帽子。

  关键词――宝时捷:在“远华案”中被罚没,曾为杨侄子赖文锋送给杨钰莹作礼物,后被宋祖德以99万元投拍回来的红色敞篷“保时捷”跑车。

  绝大多数的人认识宋祖德都是从那台充满争议的宝时捷开始的,自从三年前,宋祖德以99万的价格将“厦门远华案”涉案保时捷买回家后,宋祖德与保时捷就是一个永远不能分开的话题了。刚买下宝时捷的宋祖德随即表示要将车送给杨钰莹,这使他一下成为可娱乐圈关注的名人。起初人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位杨钰莹小姐的歌迷,之所以这样不过是想以极端的方式来接近偶像。但不久后,宋祖德又与其弟刘信达合作上演了“转卖宝时捷”的闹剧,将自己花高价拍卖来的车以55万的低价“转让”给刘信达,而刘又同样高调表示要将该车送给杨钰莹,同时,也就这样露出了他的狐狸的尾巴。

  事情被揭露之初,宋祖德还为自己托词,称这辆“保时捷”带给他许多绯闻以及烦恼所以要忍痛卖出,的确自从这辆“保时捷”同杨钰莹这个名字挂上钩以后,它所代表的就不仅仅是一辆车,而是包含杨钰莹名气在内的价值,每当一个人拥有它都会与杨钰莹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在宋祖德的手上更加莫名其妙地与许多女星产生这样或那样的传闻,宋祖德不止一次地自嘲“别人都认为我只会靠送车给女星来做绯闻”。直到2005年初,他才在向媒体承认:“拍卖保时捷的确是有预谋的,是我们兄弟俩联手搞的!”但随即又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兄弟刘信达,称借用杨钰莹炒作只是他一人的事,更表示“我被刘信达气死了。”但无论谁对谁错,到底是谁用杨钰莹来炒作,反正,人们认识了这位自称是诗人、儒商的宋祖德。

  关键词――吴启华嫖妓事件:2003年10月,香港杂志惊爆吴启华在北京召妓,并拍下他带女人回酒店的照片。2004年末,宋祖德在广州的一个活动上称“吴启华在北京嫖妓”由金巧巧一手策划。

  很多人把金巧巧称为另一辆供宋祖德来炒作的“宝时捷”,然而,在这次“炒作”上,自称诗人出身的宋祖德却显得有失儒雅之气。二人的“对骂”游戏表面上可以说是从“吴启华嫖妓事件”引起的,但归根结底还是那台宝时捷惹的祸。就在宋祖德兄弟二人合作上演“转卖宝时捷”之前,网上曾一度传出金巧巧与宋祖德坠入情网并成为宝时捷新主人的各类传闻。之所以会产生这个说法,归根结底还是宋祖德一手策划的,宋祖德曾在一次聚会上夸下“海口”,愿意把这辆备受争议的小车送给第一个和他合作的女歌手。而拍摄《谁是最爱你的人》时,他当着金巧巧和其他几位演职人员的面再次提到这一决定。而金巧巧不仅在剧中出演主要角色,还与罗中旭合唱该剧片尾曲,因此被认为是第一个和宋祖德公司合作的“女歌手”,很快也就被传将成保时捷的新主人。闻此传言,金巧巧大怒并召开记者招待会大骂宋祖德是在炒作,更称其会断子绝孙。也正因为此次事件,二人开始了持久的“对骂”游戏。

  “吴启华在北京嫖妓”曝光不久,宋祖德在一活动上承认曾追求过金巧巧,但接触一段事件后发现此女孩心计太重,甚至为了出名不择手段。更称“吴启华嫖妓事件”、“金巧巧网上争婚事件”都是其为了炒作一手策划的,随后还“揭露”了“金巧巧曾绑架西安商人”的始末。也许是金巧巧心虚,有也许是年轻沉不住气,总之,金巧巧的几次回应正中宋祖德下怀,使之人气一路飙升。

  关键词――饶赵案:2004年4月,一位名为饶颖的女人出现在各大媒体娱乐版的头条,并在几天内从一位讨债的保健医生变成了与赵钟祥长达七年的地下情妇,从此便开始了其与赵钟祥长达一年多的纠葛、官司。

  “饶赵案”让人们看了一年多的“好戏”,从起初的惊奇到随后的腻烦甚至讨厌、恶心,幸好终于在2005年初由饶颖的撤诉宣告结束。然而就在人们在庆幸不用在看到那张无礼、蛮横的女人时,宋祖德出现了,他把这位“饶赵案”的女主角带入了另一个领域――拍戏。

  宋祖德谈到请饶颖拍戏时说:“饶颖很可怜,一个弱女子反击央视大腕,已经花费了几万元,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程度,所以我要帮助她。”他请饶颖出演的片子是准备在明年春节期间投放市场的贺岁片,将在今年五、六月份开拍,“其实我这部戏里,并不需要饶颖来增加卖点。”宋祖德说。事实可能总与他想得不一样,在很多人的眼里,宋祖德这次献爱心,还是给人借饶颖炒了一把的感觉。

  然而,宋祖德此次的“炒作”却实实在在地征服了一颗“受伤”的心――饶颖。当饶颖听到宋祖德是用其炒作的传闻时,立即大怒称:“宋祖德怎么了?他是个好人,他帮助过很多人,捐助贫困地区、建学校……而那个赵忠祥又做过些什么?你们要公正地评价每个人。就像我和王纳文,我们都是,她带个孩子多辛苦,不光经济上,心里很凉啊。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能有个企业来借我的名字‘炒作’,可他们为什么都不来?宋祖德其实是帮了我们,给了我们一口饭吃。”

  关键词--高峰私生子案:2004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一名3岁男童状告前足球运动员高峰,要求支付抚育费案。从而牵扯出一个身兼漂亮、争议为一身的女人,王纳文。

  如果说在2004年谁能和饶颖相提并论,或者说是平分秋色,那么答案只有一个――王纳文。有人说这个女人是可怜的,也有人说这个女人是可恨的。可怜之处在于她孤身一人抚养三岁孩子,而其夫却风光无限置身事外;而可恨也正是她把对丈夫的恨转移给了一个懵懂学话的孩童,让这个仅仅来到世界上三年的孩子一辈子背上了“私生子”的称呼。随着轰轰烈烈的滴血认亲的结束,王纳文也只身离开了沸沸扬扬的官司纠纷,再次投入了她向往和曾经熟悉的演艺事业。

  从起初只有千元的走穴演出,到签约阳光卫视,进入娱乐圈的王纳文也是如此的备受关注。近日,她又以1万元片筹签约宋祖德投资并主演的影片《天堂的眼泪》,在片中扮演黄圣依的闺中好友。谈起与王纳文的合作,宋祖德说:“剧组筹建之前我和导演商量,认为王纳文长得比较洋气,很贴近角色,所以就极力邀请她来演出。”除了王纳文的形象贴近角色之外,宋祖德表示,自己更多的是考虑到王纳文生活的窘迫,想帮帮她,“她每个月只能从高峰那里拿到1000元,我觉得这对她来说很不公平。很同情她,想让她通过演戏能够改善一下生活。”而王纳文自己对演戏也特别地感兴趣,觉得既可以赚钱,又能在影视上发展,所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炮轰国内名导:由于宋祖德新片《杨德材征婚》是一部贺岁剧,能否在那个档期赢得好的票房也是很多人关心的,于是宋祖德在全国范围内为其公司新剧公开征寻导演。同时,更指名炮轰中国几位名导演:“我不怕和那些所谓的‘大制作’抗衡,可以不客气地说,像陈凯歌的《无极》肯定会首先落马,可能从艺术角度上它会成功,但是它不吸引人的眼球。”谈到冯小刚、张艺谋他更是肆无忌惮的说:“张艺谋是中国的炒作大王,而冯小刚则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剧组杂务。这些所谓的大导演大制作不过是人们的迷信而已,对于中国电影而言,他们简直是拦路虎。”

  称李湘李厚霖俩月准离婚:2005年1月2号,李湘和李厚霖这对“话题情侣”的婚礼终于得以在北京嘉里中心举行,所谓“生米煮成熟饭”。但宋祖德似乎无法接受他们俩已结婚的事实。“我到目前为止还是觉得他们俩是假结婚,都是因为彼此的需要。我觉得他们俩是事先商量好的,先公开假结婚炒作一番,然后私下里再离婚。他们俩长久不了,两个月内肯定分手。”

  五万元买费祥胸毛:前些日子,有消息说为了帮助东南亚赈灾,费翔忍痛将自己胸前性感的胸毛剪下了一根,拿到网站义卖,准备将拍卖款全部捐给海啸受灾灾区。而这根胸毛颇受欢迎,不到一天的光景已经有25个人出价,卖价飙到3250元人民币。遇到这种事情,宋祖德当然也不甘示弱。他对记者说,他目前有计划去买这根胸毛,心理价位在两万元到五万元,如果高于五万元,他要考虑考虑了。

  怒告金像奖主席文隽:2004年12月15日,宋祖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要状告香港著名电影人、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文隽没有履行义务,只提供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拍片计划,要求文隽返还40万元订金。而文隽更在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在某媒体发表了关于此事的声明,究竟谁是受害这?其中玄机让人琢磨不透。

  新片与黄圣依拍吻戏:虽然宋祖德透露,他和黄圣依在《天堂的眼泪》中的角色好似癞蛤蟆与白天鹅,但两人之间却有不少亲热镜头,并且现已拍完亲热戏。宋祖德更对星女郎大肆赞美:“徐静蕾、赵薇、周迅都老了,而且价格又贵。黄圣依才是刚刚升起的新星,看《功夫》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像诗一样清纯,当我和她靠近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指责牛群不是当官的料:宋祖德的电影《笑里逃生》在拍摄之初就被指出有影射牛群之嫌,对此宋祖德笑称:“我不怕牛群来找我,牛群不是当官的料!”宋祖德解释说,影视创作肯定是来源于生活,牛群不好好说相声跑去做什么县长,现在官也做不好、春晚也上不去了,实在够惨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请他在我的戏里出演角色。”

  呼吁禁放《功夫》:2005年初,就在《功夫》大热的时候,宋祖德竟大胆狠批周星驰说:“《功夫》拍的是什么东西啊?里面宣扬的都是假、恶、丑的东西,充满了暴力和血腥。我呼吁广电总局马上禁放该片,不要让它再教坏我们的孩子。”

  比黄安 吴宗宪强万多倍....希望记者们多挖掘点他的家庭资料 比如说幼年的心灵创伤 家庭暴力 青春期阴影等等..真想看看他爸妈是何路神仙 太强了

  2006-03-05展开全部新华报业网讯 如今,宋祖德俨然已经是中国娱乐圈的一个名人了,他的频繁的曝光率能说明这一点,而他本人也在有意无意地向“娱乐名人”靠拢。在一切与他相关不相关的事件、人物之上,他都能张开大嘴,公开恶评一番。李湘和李厚霖的婚姻、金巧巧的为人、张艺谋的电影、冯小刚的电影,甚至于哥伦比亚公司……娱乐圈哪里热闹,宋祖德就骂到哪里,引来连番的口水战。

  “我进娱乐圈才两年,很多东西还要慢慢学。”1月9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宋祖德如是说。事实上,宋祖德的确没在娱乐圈“混”多久。两年前,说宋祖德这个名字,知者寥寥。他一次颇有眼光的壮举,成就了他今天“娱乐名人”的地位。

  闽CE1796,“远华案”关键人物的侄子赠送给女星杨钰莹的红色保时捷。老百姓鄙夷它,因为它是一个醒目的罪证。但是,它足够引人注目,无论是谁,只要跟它沾上关系,必能扬名天下。于是,宋祖德乐此不疲。在这辆红色保时捷的买卖之间,他一下子名满全国。

  虽是口无遮拦,但无论说什么,骂什么,宋祖德都显得很有底气。在娱乐圈才两年,但是宋祖德的全部经历却可能比娱乐圈很多人都丰富,所以能说个什么就像个什么。

  宋祖德1968年出生在江苏靖江团结镇。1989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随后到南京铁路分局工作。宋祖德对周末报记者说,那段工作经历让他受了刺激:“我和别人关系很不好。为人打工给人看不起,所以我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做给人打工的人。”于是,1990年,他只身下海,辗转到了海南、广州等地。

  宋祖德强调,他在广州的产业都是在那个时候苦来的。“我摆卖贝壳的地摊,在公园摆棋局,睡公园的石凳,甚至还捡过垃圾,吃了很多苦。直到后来我开了广东话培训班,又做了房地产中介,三个多月赚了300万元,才逐渐发展起来的。”发家之后,宋祖德先后创办了广州名正公司、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广东金都制衣有限公司和上海高尔宝实业有限公司。

  不过,宋祖德发家之后的创业经历并不光彩。他的万里健鞋业曾经在1997年被浙江等地的专利管理局处罚。浙江省专利管理局的《处罚决定书》中说:被罚人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于1997年9月销售“万里健增高鞋垫”,并在其产品包装简介中宣称“已获国家专利的人体增高鞋垫只有广东万里健鞋业公司出品的万里健”等字样。经查,该公司所称的“已获国家专利的人体增高鞋垫”产品,实际上是保健鞋垫;广东万里健鞋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宋祖德所拥有的专利,名称分别为“布鞋底”和“鞋垫”,这项专利描述的内容中并无人体增高功能,该公司将人体增高鞋垫称为专利产品,显然与事实不符……

  而他的高尔宝实业有限公司更是臭名昭著。上海高尔宝实业有限公司以前的名字是上海高尔宝制衣有限公司,更改为“实业有限公司”的名字是因为“高尔宝”在南京、长沙、泰安、合肥等各大中城市都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封杀,改了名字以后,“高尔宝”曾继续在沈阳等地招摇撞骗。宋祖德经营“高尔宝”的手法与“万里健”大致相同。宋祖德为“高尔宝”申请的只是一个按摩膝套的产品外观专利,而在“高尔宝”投入市场的时候,宋祖德的公司却宣称“高尔宝”是一个具有增高功能的专利产品。但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高尔宝”等屡被媒体曝光和相关部门查处的情况,宋祖德却完全否认“高尔宝”有问题。“‘高尔宝’完全没有问题啊。上海高尔宝实业有限公司现在还在正常运转呢。”

  与经营“高尔宝”所不同的是,公开亮相的宋祖德一直努力用“儒商”、“诗人”的角色包装自己,给自己抹上些许文化气息。“其实,我是一个诗人。”采访之中,宋祖德曾经突然转了话锋。乍一听很突兀,但是接着往下听,宋祖德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第一,他很不俗;第二,他想从“高尔宝”、“万里健”的话题中转移出去。

  宋祖德提到了自己本月11日将参加在北京举行的诗歌研讨会。“中国作家协会宋祖德‘爱的宁静’诗歌研讨会。”宋祖德说着,却又加了一句:“京城里有名的大腕作家都会来。”宋祖德这样介绍自己在诗歌方面的“成绩单”:他的诗歌研讨会每年都召开。他17岁开始研究诗词,尤其擅长散文诗,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州诗社社委、广东省私营企业协会副会长。

  不仅如此,宋祖德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是个博士,还是美国科技大学的博士后。不过这些,都曾经遭到强烈的怀疑。他老家的邻居甚至破口大骂,从没听说宋祖德这么有出息过。“我真的是博士。”对于这些怀疑,宋祖德急急地向周末报记者辩解道:“我是青岛海洋大学宏观经济学的博士,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关于美国科技大学的博士后,他的口气却没那么硬气:“我接受了美国科技大学的远程教育,还在美国呆过3年。后来,因为我成绩突出,在国内有很多发明和专利,他们写信给我,追加我为博士后的。”

  复杂的经商经历和说不清楚的学历问题并没有能让宋祖德在众多言语的围攻之下退缩半步。毕竟,他是个老商人,而且是个精明的商人。“我是娱乐圈的新人,不懂什么炒作,但是我从商十几年,宣传还是懂的。我不会胡说别人,也不乐意别人胡说我。我都要追究责任的。”宋祖德说。其实,也许现在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什么样的传言,他都有办法应对。在很多事情中,他还尤其表现出了商人的精明眼光,制造事件和传言,借力打力,结果都是他自己越来越红。

  不管宋祖德做什么,他的出现总是能被人和那辆红色保时捷联系起来。的确,自从2002年9月起,宋祖德的每次出场中,都有红色保时捷的影子。

  2002年9月30日下午3点30分,“远华案”涉案保时捷二次拍卖现场,宋祖德仿佛有所暗示似地穿了件红色外套。红色保时捷从底价38万元一路上拍,转眼价格就翻了一倍。宋祖德一直咬住不放。在拍卖师一连串“起价90万元,起价90万元!”的询价后,宋祖德高举手中的668号牌,以99万元价格“搞定”了闽CE1796。打那以后,宋祖德和保时捷便闹腾不断。

  宋祖德不止一次公开说那辆车“很烦”。而找宋祖德采访必然会提到买车旧事,但出乎周末报记者的预料,宋祖德没觉得记者烦。接听宋祖德手机的人自称是宋祖德的助手秦先生。秦先生说:“宋总很忙,我先跟他说一下。”不到十分钟,宋祖德就自己来了电话。他非常配合采访,不管记者问到哪儿,他都能扯上一大段。

  再说起买车往事,宋祖德显得很无奈:“每个记者都问我保时捷的事情,实在太烦了。我不想别人再跟我说那辆保时捷了。”可事实上,宋祖德在保时捷上花的心思不少。在某些事情上,宋祖德似乎是在自讨麻烦。宋祖德曾多次有意无意地公开提到,自己的影视公司正在拍摄一部电视剧,红色保时捷是剧中道具之一。此后,他又爆料说要把车送给女星金巧巧。

  再往后发展,宋祖德把保时捷的戏台搭得更大了。2004年11月,宋祖德“不堪其扰”,宣称要把保时捷卖掉,即便亏钱,他也不想再和那辆车有什么瓜葛。12月,汽车如期拍卖。一位“上海诗人”刘信达以50万元拍到了“远华案”保时捷,并高调表示要把汽车回赠给杨钰莹,因为自己深爱着杨钰莹,还让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番话引起众人哗然一片。

  “不甘寂寞,不是吗?是他自己在不停地给那辆车做文章,不然谁会一直盯着问呢?我算说得客气的了,很多人都说买那辆车的时候,他就已经算计好了。借着受争议的汽车上位,为他自己和他的影视公司炒作。”一位采访过他的女记者说。

  采访中,记者问宋祖德,保时捷为他带来了什么?宋祖德回答说,保时捷给他带来了伤害:“保时捷的事情好像闹得没了底,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还把我看成坏人,说我在炒作。其实,我买那辆车也就是贪个便宜,值200万元的车,拍卖底价才38万元,我为什么不占这个便宜,再说,我公司拍摄的电视剧中也需要这样一辆名车做道具。可人家都说我在炒作,搞得我名声很差。我的保健品公司都因为这样销售打了折扣。上海分公司反映给我的情况是,客户听说那是我的保健品公司,马上掉头走了,他们说宋祖德这人在外面信誉这么差,他的产品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马上,宋祖德又把话说了回来:“大家(指娱乐记者)都喜欢问我保时捷的事情,掏我的底,说我炒作,说我骗人。可我一点也不生气,这也许是他们的工作方式,我都能理解……”最后,他还总结了一句:“我和娱乐记者之间是鱼和水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

  登上了红色保时捷的戏台,宋祖德究竟有没有打算下去,也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转卖保时捷的“壮举”似乎表明宋祖德不想在戏台上站下去了。他甚至想把炒作的恶名推掉,大胆推测刘信达送车的那一段话,可能是刘信达想为自己的诗集炒作。可是,不久以后,这番话变成了宋祖德装摸作样的一大罪证。因为有人揭露,宋祖德和刘信达根本就是亲兄弟,只不过刘信达没有随父姓而已。有人专程到江苏靖江团结镇,在他的老家查了他的户籍,发现宋祖德一家有四口人,弟弟宋祖兴曾经转户口至上海,改名刘信达。

  “铁证”之前,宋祖德才基本承认了这个事实,只是在一些微小的细节上,他还在卖力地对周末报记者争辩着:“刘信达是我弟弟,不过不是亲弟弟。他是我三叔的第一个老婆生的。后来孩子没了妈,才寄养到我们家的。”宋祖德说。

  如今,宋祖德对刘信达却表现得很不满意:“他喜欢杨钰莹,我在广州做生意的时候就听他说了,不过他们现在好到什么程度,什么孩子啊,结婚啊,我都不知道,也不想过问。只是有一点,我很反感。刘信达,你要送车就送嘛,为什么要大声嚷嚷,这么张扬有什么意思?现在,人家说他做作,骂他恶心,都是他自找的。”

  对于他自己出了名的大嘴,宋祖德也自有一番说辞:“我是一个诗人,所以我是用一种人文关怀的眼光看娱乐圈的,和别人不同。”这番话,把宋祖德和娱乐圈众人的口水战说得高尚无比。

  被宋祖德骂过的人很多,十个指头绝对数不过来,而且他们中很多人与宋祖德并没有什么瓜葛。1月6日,宋祖德带着他的新电影来南京首映的时候,大开“骂戒”,最近娱乐圈的热点人物似乎他都看不惯:“李厚霖是个大骗子……骗女人”;“张艺谋是拿外国人的钱骗中国人的钱”;“《天下无贼》破坏了中国电影业”;“《功夫》拍的就是假丑恶,应该列为儿童不宜电影”……在南京之骂之前,被宋祖德点过名的还大有人在,以至于娱乐圈诸多人士都把宋祖德视为公敌。

  女星金巧巧仿佛是宋祖德的“保留节目”,无论到哪里,宋祖德都不忘记给她来几句:善于借男人上位、策划吴启华嫖娼事件,这些都是宋祖德给金巧巧戴上的帽子。记者提到金巧巧,宋祖德还是那种深恶痛绝的语调:“别说我炒作,我跟你说,我是陷进了别人的炒作圈套。金巧巧就是一个。”宋祖德说,金巧巧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一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跑到她手里就能炒得天翻地覆的。她在我的影视公司拍过电视剧,她的品性我再了解不过了。她说我骂人是在炒作我自己,其实她是借着我炒作她自己呢。”

  “保时捷的事情,要是我有问题,她更有问题。”宋祖德隐晦地向周末报记者表示,“以前我说要把车给她,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她自己也有关。”说到这里,宋祖德附带给自己的新书打了广告:“我在准备着把这一切都写出来呢。我的新书《娱乐战国》今年四五月就能出版了。在我的诗歌创作中,也会有选择地把我的所见所感表达出来。到时候,又是一个大新闻了。”宋祖德说得很得意。

  他的新电影《笑里逃生》已经随着他的名字走到了全国各地。“以后,像《笑里逃生》这样的小成本制作电影,我每年都要搞两部。除了大城市以外,还要开发二级市场……”对于未来,宋祖德自己觉得一片光明。不管戏台下诸位看官是在笑还是在骂,毕竟,他已经是个名人了。但是,他究竟能炒多久呢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